每次接到客户的加工要求,老师们都会先坐下来开会,提前列出加工的细节注意事项,然后再述复过程,然后分工合作各司其职。
不管怎么商量,有一点是永远不变的,那就是——必须帮客户挑选最天然、最原始的材料,延续最传统的加工方法,才对得起“古法”这两个字。

很多人都觉得坚持传统做起来太难了,所有的成本都在那放着只增不减。
我们团队也在这条路上举步唯艰,但我们的老师,代加工的任何小细节都会反复考虑,包括用什么样的粘合剂,用什么样的蜜这类细微的点,因为坚持有时候也是一种信念和情怀。
下面就和大家一起来分享我们内心这点“小确幸”吧。

几乎所有品牌自动化流水线做的丸子形产品都会添加化学粘合剂,就算毒性在合格范围以内,但终归不尽天然,其实也已经不算百分百传统地道了。
我们的意愿都是以传播温暖和爱为前提,所以代加工上会尽可能考虑大家的方便性和实用性,一切都是为了能“幸不辱命”。


代工的那些事
先讲一讲粘合剂:

咱们用的粘合剂都是天然食材,在这里介绍一个大概吧。

小米熬出的米油,性质温和,能暖脾胃,对胃寒、胃痛等不良症状都有很好的调理作用;大米熬出的米油微寒,适合经常上火或者肠燥便秘的人群食用;荞麦面糊清热止痛。三者按一定比例搭配,有补有泄,相得益彰。
      
在小大米油、荞麦面糊的基础上令其水份蒸发制成焦香锅巴,焦锅巴又常用于健胃消食,老幼脾虚久泻不愈,脾泄等的食疗中,更大程度提高了食疗效果。

东阿阿胶打粉,用陈年黄酒浸化,再加入米、面糊充分融合。诸物调合作为粘合剂,一举多得,健康绿色。
      
由此,也不得不感叹古人的智慧,也不得不对我们老师这份对古法恪守的匠心产生由衷的敬意。



再说蜂蜜:

取用的是一年一采羌塞野生松花粉蜜,羌塞松花蜜酿造产生的环境不同,所以品质状态与其它地方的野生蜜有本质区别。

千百年未被污染的原始森林,给松花蜜优良的品质提供了最可能的物质基础保障,再加上生活在这片古老土地上羌藏民族醇朴的民风,这些得天独厚的灵性都一起酿入了这醉人的松花蜜中。

古老的圆木挖空就是蜂巢,一年只会采蜜一次,祖祖辈辈羌塞人都这样与自然和谐共享。



羌塞野生松花蜜呈棕色,气味芬香浓郁,隐隐夹杂着药材的气味,这跟所在原始森林盛产野生黄芪、当归、党参之类的中药材不无关系。



蜂巢中除了残余的花粉和蜂蜡,还有不少浓度高的蜂蜜,柴火上架起锅煮起来满院飘香。最后留下一大饼厚厚的蜂蜡暖洋洋的靠在墙根处。


连最寻常的甘草,我们都选用沙漠野生甘草,解毒能力非常好。


出于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和对道家秘制工艺的重视,制作过程不做更为详尽披露。
        
经繁杂工序代加工出来的丸子形材料,依道家传统制作古训,不仅白天正午时分要摊于向阳处晾晒吸收太阳的能量使之逐渐干燥,夜晚子时也需要摊到室外吸取月光精华,以达到能量上的阴阳平衡。

真可谓古语所云“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,品味虽贵必不敢减物力,修合无人见,存心有天知。”


重要提示:“我们代为加工的初级农产品,效用为食疗效果,取名为“丹”并非药品”。 因为考虑到初级农产品食用方便及吸收方面的原因,有些原材料我们会代为加工成散状、丸状,未改变其性质,并不能取代药物治疗。